“没有,你确定?”陈发全神秘兮兮的凑了过来,一脸暧昧地问道:“叶庆泉,昨天在走廊,看见潘奕欣和你有说有笑的,你们俩在议论什么呢?”“潘奕欣在练习英语口语发音,问了我一下,其他也没说什么。怎么!你打听这个干嘛?”我淡淡地道。

  “赌博害人害己,方哥,你还是早点戒了吧!”自从方正源身缺少了作为男人那方面的机能之后,将兴趣转移到了赌博面,我知道劝他也是对牛弹琴,有些无奈,只得暗自叹了口气。

  我听的微微一愣,心里嘀咕:咦!这女人什么意思啊,那天他和高局在办公室……加第二天早我打扫卫生时,还看见了纸篓里的卫生纸……现在居然在我面前装起清纯来了,有意思吗?

  
目录

7年前·连载至890:大结局

功能版本

版权信息